少年何故忧愁

一生有你(1)



      天青色的河港,有小舟自远处缓缓驶来。



      舟头立着一白袍少年,远远的观望到,眉清目秀,英姿飒然。





      “少爷,我们快到了!前面就是霍家码头,霍大少爷肯定在码头等您呢!”阿泽开心的向杨二少说着,手里摇浆的动作不禁加快了速度。





      杨好听罢,垂目看向脚下缓缓流动的河水,想着些什么。



      三年一瞬,你,还好吗?


      河面上清冷的风,吹拂着他的脸,遥想的思緒逐渐被拉回现实,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:这次,我绝无他心。


      舟将至码头,老远便闻及有人唤他。




      “阿好!”霍家二小姐在码头上向这叶小舟振臂高呼,身旁并肩站着那安静着的霍道夫,身后站着数十名随从。



      看到霍二小姐这样热情,说实话,从小到大,面对她的喜欢,杨好从来都是不喜欢的,反而对她那大哥有莫名其妙的感觉。杨好便想要一改三年前的模样变得高冷一些,以此来断了她的念想,同时也断了自己对他的念想,故扬声道:“霍大少,好久不见啊!”直接无视了霍秀秀。





      上岸时,霍道夫向他伸出手,要拉他上去,而杨好却向他笑了笑,自己走了上去。


      “听人说,北平人素日里都身着西服洋装,阿好你为何不穿?”霍道夫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,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,但隐藏在那金丝框眼镜下的一双眸子,却格外的深情,眼底尽是温柔。


      只是杨好并未发现。



      杨好看着霍道夫,不禁笑出声来,“哈哈哈...有一句话说的好,'入乡随俗’,而我就是入乡随俗者。西服固然新鲜,但长袍乃是我们中华精粹,如若让我选择,当然是长袍为首。”






      霍道夫看着比自己矮上一截的那人仰着头向他笑着说,眉眼弯如冬雪压梅梢,明媚极了。嘴角的弧度更加抑制不住了。




      “阿好,说得好!今晚我做东,三年未见,甚是思念啊!”霍道夫说着将手搭在杨好的肩上,动作自然如初,两人边说边走向不远处的汽车。




      在旁人看来,这与平日里的霍爷判若两人。而熟悉霍爷的人都知道,三年前的霍道夫与刚刚的霍爷毫无差别,只是三年里的历练让他变得能够独当一面,更加冷酷罢了。


      但刚刚那一幕,在霍秀秀眼里,却有种苦涩的滋味。


      管家上前对霍秀秀说:“二小姐,大少爷吩咐让我送您回学校,请上车吧。”




      霍秀秀看着渐渐走远的大哥和好哥,撅着嘴极不愿意的回身上了车,大哥的严厉让她不敢反抗,只能听从。昨天听闻好哥今日回乡,还是逃课偷偷来的,自是理亏,只能乖乖回学校。


      走到路边,霍道夫走上前先打开后座车门,回头对他说:“杨二少, 请!”笑中带着点痞气。



      嘴角上扬的模样,映入杨好的眼底,同时也融入进他的心里。


      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说的便是他吧。


      杨好笑道:“谢霍大少。”



      在车内坐定,汽车缓缓启动。杨好看着前座阿泽因憋笑而抖动的后脑勺,瞬觉头大。刚刚在弯腰上车时 ,霍道夫这家伙用手给我挡头, 虽然很绅士,但我不是女子, 故脱口而出,“你这是何故?我又不是女子。”


      霍道夫愣了一下,来不及反应,便听到阿泽扑哧一声笑出了声。



      霍道夫在车内坐定后,笑着说:“阿好,我们三年没见了,你好不容易回来了,我当然要保护好你啊!你可是我……”表情突然落寞,该怎么说呢?你会是我的谁呢?





      杨好看向他,疑惑道:“我可是你什么?“声音镇定,实则早已心乱如麻。想要知道答案,却又不敢听到……没人知道他的心思,他一直藏着,深藏在心,如同黑夜中的烛火,暗自燃烧。




      霍道夫转过头,对上杨好的目光,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,三年里,无数次出现在梦里,明知这样是错的,却也无法抑制自己。




      他深吸一口气,表情严肃的面对着郑重的说,“你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是我最好的兄弟。”




      如果这是为人所不齿的,如果这是错误的,那么,就请让我,错下去吧。可为何,说出口的却与心相违背呢?



       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知道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。




      杨好紧抿嘴唇,感觉脸颊发烫,如坐针毡般地心境难安。




      而霍道夫又好到哪里去,他看似洒脱的看向窗外的风景,实则心乱如麻。想要回头看向杨好,却又鬼使神差地不好意思回头,即羞愧又激动。


      看着车窗上若隐若现的阿好,就这样,一路无言。



评论(5)

热度(19)